燃烧金鱼

我是赤献,乐于同人,忠于原创。

[
我一生不过两样挚爱,
月亮与海。
]

脑洞随便几则

1.


Doctors?


No,they r killers.


2.


人都说那位先生抱着画卷睡着了。


这一睡,便跌进了画里。同他画中的仙子而去了。


3.


医羽小姐总是用中文念我的名字,然后拿日语说喜欢我。我们会一边看同一本解剖课笔记一边在课桌下牵手,躲在没人的角落用嘴唇交换唇膏。那时候她说:“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甜的像橘子味的唇膏,后来我们变成疯兽,声嘶力竭地扯咬对方,医羽最后一次在火光里用中文说喜欢我,而我在日本弄丢了一支唇膏。


4.


“小子无姓,名唤菩台。请先生赐教。”


“我要你守着这座台,守它一辈子,管它世间兵马铁蹄,这永远是...

2018-10-31

    那时候我们可以花几个月的工钱去买阿布拉莫维奇夫人的展览门票,出来之后拿着几个钢镚儿买棉花糖吃,再无所事事地绕着河岸走到傍晚。我们可以站在最华丽的剧院前听街头艺人拉小提琴,穿着跳蚤市场上买的二手礼服在深夜的广场上跳舞,我们往脸上涂抹油彩,在酒吧里喝最便宜的酒,放声大笑,纵声欢呼,然后抱头痛哭,任凭油彩溶化成鬼怪的面具。那时候我们无忧无虑,抛弃过去,也不看一眼未来,把自己溺死在名为艺术的疯狂梦境里。我们讽刺、嬉笑、怒骂、挑衅,活在这个世上我们明白,我们是神。


2018-10-27

【原创】遗

#七千字预警

#锡烨和莲婴



  锡烨三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弟弟。



  小小的,软软的,总是大哭着的名为弟弟的生物。它不会走路,总是在地上爬着,爸爸妈妈就让锡烨看着弟弟不要乱吃东西。它也不会说话,只会胡乱地叫嚷,锡烨就把它拎起来,徒劳地试着教它说“哥哥”。



  小东西喜欢玩他的头发,那根被迫留起来的脑后的细辫,它也喜欢咬他的辫子,导致锡烨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要洗一遍头发。他猜这是因为红头发的缘故,家里除了奶奶以外只有锡烨一个人是红头发,确实会让小孩子觉得好玩。但是弟弟的眼睛和他一样是绿色的,一模一样。...

2018-10-03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有喊叫也没有扔东西,像是仅仅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话,声音有一丝颤抖,却出乎意料的凶狠。


  “你的课,老子以后不上了。”


  他说完,当着他的面快步出了教室,大声摔上门,依稀可以听到他在走廊里踢翻垃圾桶的声音。另一个人又很快追出去,大声喊着:


  “你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2018-10-01

【关于置顶】

关于名字:


  赤献。


  爱好是金鱼、月亮和海。

  乐于同人,忠于原创。

  很忙,没什么时间更新。新版的合集也还没开始做。


个人tag:


  赤水之北:个人的原创

  一朵红水仙:碎碎念

  未命名的地图:还没开始正式写的脑洞。注意:禁止任何形式的使用。


原创tag:


  锡烨和莲婴:我的一对儿子。

  永生岛:还没正式开始写的小说。

  布鲁莎的棋盘:同样没有开始正式写。...


2018-10-01

【脑洞】工作簿

  我是个工作一多就很容易焦虑的人。这个月的社团招新、开幕式、剧本、每月例会、收缴费用等工作一齐压到我身上,实在是很忙,压力也很大。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每天写一张计划书。


  不是每天一张当天的计划书,而是每天一张整个礼拜或者整个月的计划书,几乎都是同样的内容。


  招新海报、宣传文案、开幕式彩排、服装道具、例会事项、剧本进展、费用。然后第二天再来一遍,招新海报、宣传文案、开幕式彩排、服装道具、例会事项、剧本进展、费用。一遍又一遍。


  感觉每天都在重复相同的工作,那张清单却从不见少。...


2018-10-01

忧愁是一只蜂鸟的喙,从我的颈动脉上刺穿。

2018-09-22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枪。

一条我豢养的猎犬,仅此而已。

2018-09-16

跟风

亚伯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哪怕该隐半夜起来不小心踢了他一脚,他也会以为该隐又要来杀他了。

2018-08-30
1 / 11

© 燃烧金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