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金鱼

我是赤献,乐于同人,忠于原创。

[
我一生不过两样挚爱,
月亮与海。
]

忧愁是一只蜂鸟的喙,从我的颈动脉上刺穿。

2018-09-22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枪。

一条我豢养的猎犬,仅此而已。

2018-09-16

跟风

亚伯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哪怕该隐半夜起来不小心踢了他一脚,他也会以为该隐又要来杀他了。

2018-08-30

【原创】死了以后

死了以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父亲经常这么讲。

你看着镜子里穿着正装的自己,有些可笑的撩起来的刘海。你想起葬礼上麻木得几乎像死人的自己,这才发现自己的呼吸竟然如此平静而微弱。

你于是摘下了勒得喘不过气的领带,想起你的兄长生前(初中的时候)是如何帮你打理领带,让你能够衣着得体地参加合唱,他系得刚好,一点儿也不紧。

你于是脱掉了西装,换回领口宽松的圆领衫,脑海里试着什么也不想。但那个下午的记忆还是不停重放。你在酒吧里接电话,听到陌生的女声,她说:“请问您是刘锡烨先生的家属吗?请立刻来市医院一趟,他自杀了。”“他自杀了。”你喃喃自语,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早晨和平时没有区别,因为昨天你们的争执,你...

2018-08-25

我的外祖母已经很老了,但不知出于什么缘故,邻里与亲人都不大看望她,先生又早逝,她便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但母亲每每做了吃食,都会盛一碗差我送去,这时我才能见到她。

老太太恭和亲善,我也实在想不出她为什么会被人孤立。后来我常偷偷上她家去,她还教我唱曲儿,弹琵琶。

她去世的前一天,头一次弹了一曲,是我从没听过学过的、天上应有之曲。

她说:“此曲名为梦乐生。”第二天便在那棵槐花树下睡去了。

整理遗物的时候,母亲说什么都不让卖掉那琵琶,最终还是落了我的手里。说来奇怪,琵琶上刻的名字却不是老太太的,而是一个叫“华引”的人。

我问了母亲,她说只知道那是外祖母的故人,赠了这把琵琶给她。其余一概不知。

这故事究竟如何,恐怕...

2018-08-19

【鲸组】二十字微小说

Adventure(冒險)

埃米尔鼓起勇气打开了瑞桑送来的罐头。

Angst(焦慮)

经过一场彻底的大扫除后卢卡斯发现自己的发夹不见了。

Crackfic(片段)

通话时长 05:42
通话时长 01:26
通话时长 00:53
通话时长 33:07
未接通

Crime(背德)

道德从来只是愚人的枷锁,盲者的所向。
——我不介意打破它。

Crossover(混合同人)

兄弟二人在旅行时遇到了一个自称为Olaf的雪人。
“我说,我们明明是夏天出来旅游的。”

Death(死亡)

这还是发生了。
卢卡斯茫然地抱着兄弟残破的尸身。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你在期待什么。”

Fantasy(幻想)

卢卡斯从被好几个埃米尔包围...

2018-08-14

【摸鱼】真·摸鱼

我有时候会因为胸口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而感到恐慌,在我锁骨下的第二根到第五根肋骨之间传来什么东西涌动的异物感,离我的心脏靠右一二公分,我相信那是接近从咽喉向下的一条直线的一块地方。正是那里,像是填塞了什么东西,因此心跳恐惧地加快。如果可以我真想从两根锁骨之间的凹陷处切开我的整个胸腔,看看那里埋藏着什么。我幻想那儿会有一条金鱼扑腾着钻出,落到地上时仍然振动鱼尾。到时候我会呕吐,吐出另一团金色的锦簇。

2018-08-08

【原创】空烟盒



1.

“我上个礼拜见到绣木了。”

所有人停止了说笑,往出声的方向看过来。陆倪顶着他们的眼光不顾一切地说下去:“他看起来不错,我们是在街头遇到的,他带着一个妹子,似乎聊的很开心。我没上去打招呼。”

有几个人望向孟淹,另几个面面相觑,安静了好一阵子,陆倪面无表情地伸筷子去夹芹菜,咀嚼的声音格外响。

又过了一会儿,小月亮搭了个台阶:“陆倪你真是的,怎么也不把他叫来?我还记得高中那会儿……”大家这才纷纷说起话来,顺着台阶把话题引到学生时代,偶尔瞄几眼陆倪,使劲儿不让脸色尴尬下来。没有人再提起那个名字。

陆倪也不再吱声儿,只是机械地吃菜。他刚刚撒谎了,绣木现在看起来差劲透顶,胡子看起来几个月没刮,头发像...

2018-07-29
1 / 11

© 燃烧金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