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串诗人赤水献

 #一点甜饼

# @薏仁饺子油炸面er 点文

#日常短小。

#大概是现代pa

 

  金拿着笔,对着面前的白纸沉思着。他想写写格瑞。

  格瑞是超厉害的全校第二,是数不清女孩子的暗恋对象,是特别会写诗的文学部部长,是冰块脸,是轻轻松松帮他打倒小混混的大英雄,是金的发小,是格瑞。

  格瑞是特别厉害的格瑞。他这么写着,然后又唰唰地划掉。那是所有人都认识的格瑞,但金想写的是只有他认识的格瑞,出于笨蛋的私心。

  金咬着笔,沉思着。

  许多琐碎的杂事涌上他的笔尖,滴在纸上晕开梦的斑斓色彩。

  他想...

#毫无意义的片段

#只是想写老王安抚伊万的样子

#与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 @宁远 点文。

#*:舒婷组诗《会唱歌的鸢尾花》其中之一不记得哪一篇。

   [他张开干裂的嘴唇,一串嘶哑的声音就从那喉咙里扯出来。]

   [他在说:我爱你。]

  

  敲打键盘的手顿了顿,又切了一行,打上fin,握起鼠标,光标点击保存键,王耀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又点开和编辑的对话框,在那凄凄惨惨的催稿表情包下回复一句迟到了四小时的“写好了”,继而将文档发送过去,起身想去给自己煮一杯泡面。

  泡面开...

#孩子即是神

  我到现在仍然记得那个孩子,那个在温暖的南方遇见的孩子,从那里回来之后他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直到十几年后也没有淡忘。

  那一年来到中国,独自一人在偌大的森林里迷失了方向。然后那孩子毫无征兆地出现,纤细的身躯裹在羽毛织的斗篷里,一头黑发就这么披在肩上,像一只轻盈的鸟雀,跳入我的视线,定定地看着我。

  我是听说过的,穿红衣跳舞的苗巫,唱词的春官,永远面无表情的神女,自然崇拜的古老传统大量地在亚洲残存。可我不认识这个身穿羽衣的孩子。

  “你是……巫师吗?”

  他摇头,将一枝树枝递到我面前。上面没有花,也没有色彩奇异的...

#现代

#开放式结局……?

  已经不记得是哪一次了,体育课上雷狮总是抢走他的水杯,回里的阳光永远要比现实更加刺眼。安迷修后来常常回忆起过去的事情,里头都有体育课上他追逐着的雷狮的背影。

  雷狮总是在他前面一点,只有一点,却怎么也追不上。高中毕业那会儿,安迷修总是梦见自己追逐着雷狮,他朝他的背影伸出手去,就是触不到他。

  只差一点,差一点就能追上了——

  雷狮忽然停住脚,安迷修却没刹住,匆忙向左避开雷狮,踉跄了一下,侧身摔倒在地上。又翻滚了一下子,左膝蹭着塑胶地面擦过去,擦出一大块伤口。那块伤口过了两个礼拜都没有完全好透。

 ...

#接【雷安】关于钢琴方面的文化差异及其延伸

#重发,我可算写完了,宇宙无敌超级迟的 @一只君瑾 瑾总生贺。

#变化莫测的文风

#有待努力

  雷狮进来已经有半年了,安迷修差不多也和他打了半年。一开始的原因无非是关于他们那神奇文化差异,雷狮的手汗和老是被蹬远的钢琴凳,还有(在安迷修眼中)被摧残得要死要活的钢琴。后来则加上了种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像是“雷狮你居然吃香菜”以及“傻子安迷修吃粽子居然不蘸酱油”,很莫名其妙,让人怀疑他们的年纪是不是嘉德罗斯的三分之一。

  雷狮不是适合合奏的演奏者,一是他那跟磕嗨了似的动作幅度很容易让人把注意力从音乐移到他身上,二是要让雷狮去...

点文,180fo感谢。
GF/凹凸/APH/HP/RWBY/BSD
可能要等很久,今天还有论文要肝,下午还得回学校。

想写女孩子们。

隔壁隐藏流氓属性的C—cup身高175伪天然呆小姐姐。

169面容清秀不失英气勾唇一笑掰弯无数直女男友力爆棚的玉面美人。

自家寝发型日常风中凌乱身高173拥有大长腿风格中性抗水洗衣打扫寝室样样精通伪高冷真死变态的寝室长+楼长。

性格开朗活泼学书法做手账写明信片后宫开遍全世界超高校级的人缘预备团委宣传部成员的名字四个字。

短发有姐姐日常脱线安静学习的真天然呆萌妹。

又一个隔壁走在路上老是被抱住吸只因身高158肉肉的软软的戴眼镜声音萝莉最后退宿的小可爱。

长发及腰却不会扎麻花辫个子娇小的温柔“妈妈”。

还有除了学霸就没有给人留下过印象的我。

#音乐课上的脑洞,不要在意专业方面的知识,纯粹写着玩

#有人看的话就写短篇吧

#继续努力。

00

  在遇到雷狮以前,安迷修一直以为所有的钢琴家都跟丹尼尔一样,优雅、沉静,弹起琴来撩倒一片迷妹,直到他遇见了雷狮。

  那哪是弹琴,那是在砸琴。

  从维也纳学出来的安迷修怎么也搞不明白雷狮是怎么把所有曲子都弹得这么嗨的。后来听丹尼尔一说,他明白了。

  “雷狮?他以前好像在美国学过。”

01

  在遇到安迷修以前,雷狮一直都觉得学音乐的都该跟他一样,把钢琴弹成电子琴,把小提琴拉成电锯。这不能怪他,毕竟他几乎全家都那样。

 ...

#手生了
#意识流

  Dipper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屋内火焰燃烧的正旺。

  “早安,小木偶。”金发的男人笑着朝他走来,将一束鲜花插进床头的花瓶里。

  他的姐姐Mabel欢笑着从男人身后跑出来,将一大把花草全部撒在他的被子上,一边大声问他:“你喜欢吗?Dipper?你喜欢吗?”

  他苦笑着点头,掀开被子下了床,他眨眼的时候右眼仍然会不自然的眯起,但他已经快习惯了。

  “我可不是什么木偶,Bill。”

  “你就是。”男人点了点他的鼻子,从空气里拿出一瓶苹果酒来,引得Mabel一阵惊呼。

  “——你们...

PINES PINES PINES PINES!!

木偶AU魔法学会:

Stanley Pines  

发型不变动,眼镜移除。

上衣是白色里衬加上接近黑色的深褐色外衣,里衬有一圈花边似的领,外衣是普通的长袖,无领,开头下到胸口一半的位置有口子,经常松松垮垮露出里面的里衬。外衣的袖子蓬松,袖口收紧并露出里衬的白色花边袖口。下装是和外衣同色的紧身裤加上咖啡色鞋子。帽子保留。

Stanford Pines   

发型不做改动

主要服装:简洁的素色长袍,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扣子,腰带窄而细。宽大的袖子在袖口处收起,有松树造型的绣花。领子上的花...

本就生于海洋,被她吞没也算是魂归故里吧。

好好的文手不写文,偏偏要摸鱼。

  玛莲娜总是在黄昏时分赤脚走在沙滩上,守望着父亲的船回来。不深不浅的脚印留在她身后,盛满了金色的阳光。

  太阳像一颗巨大的金球,慢慢地沉没在海洋的拥抱里。这时候父亲的船便回来了,披着腥咸的海风和灰蓝色的天空,远远地激起玛莲娜的一阵欢呼。她甩着辫子,踩着海水冲向他,沾湿的布裙至今仍然残留着鱼腥味。

  父亲笑着,但并不去触碰她,而是将手在衣服上抹了好几下,确保手掌里海鱼的粘液已全部擦干了才去抚摸玛莲娜的头发。那时候她有着温柔的父亲,温柔的太阳,还有温柔的海洋,而现在她已经好久没有走在沙滩上了,玛莲娜长大了。

  长大的玛莲娜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

妄想着有一天,tag里也会出现我们au的同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陪着mabel从现在走到未来,想看着她从少女长成俊俏的女郎,想在年迈时仍能听到她拖长了声调念他的名字。他想着,如果他们老了,mabel必须先一步离去,因为他不忍心让她承受失去兄弟的痛苦,而他死的时候,一定能看见很久以前的mabel朝他伸出手。

  他会握住它,然后灵魂轻盈地从枯萎的躯体中脱离,他将和Mabel牵着手飞向高远的天空。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Dipper从又一个mabel跌落悬崖的噩梦中惊醒,冷汗顺着额头流下,他的姐妹在梦中微微转侧,眉头紧紧地皱起。

  即使始作俑者早已死去,诅咒仍是...

#正好选修古建,于是写了这个。老师有原型,希望他不用lof。
#生日快乐,祖国先生。

那个先生似乎常常徘徊在古建筑边上,在各地考察时我时不时看见他。他从不拍照,只是静静地仰头看着,露出的眼神是老人才会有的,那种遥远的、回望过去时光的眼神。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跟着老师去苏州的时候,老师在前面观前街买了两袋梅花糕让我拎着,没一块是给我的。他指着玄妙观,跟我讲那漂亮得宛如蝴蝶翅膀的硕大斗栱,这时候我看见了那个人。

他也在望着斗栱,双手背在身后,一身朴素的青色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是给年轻人穿的。他也不拍照,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观,游人们在外头拍完照便进去了,而他,直到我和老师在里头兜了一圈他也没进去,又过...

我想产粮,但是我马上就要回学校了。
好吧国庆还有以后,来我来立flag。
aph红色唱见舞见设,番外填上。
gf木偶au同人(非官方更新),如果可以的话再挑战一下不熟悉的cp像是……mabill?
凹凸想写帕卡。
还有再搞两个原创短篇写着玩,想走黑一点的风格,想给我语文老师看看buni
在学校攒了一堆梗想写,但是一点开b站就退不出去了nigou

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

木偶AU魔法学会:

感谢 @warkspurt 小天使的像素小人!非常可爱!

非常抱歉,但绝对不会坑的。

木偶AU魔法学会:

非常抱歉的是,因为本au同志们忙于学习,有两位是高中生,其中一位初三,目前暂时停更。假期不定期更新,在此致歉。

#给群里小可爱的双dip

#一个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梗,来源是lof ID你发现了这里 搬运的一则霜杯条漫。

#我流文风,很草。

——

  Dipper Pines认识了一个新朋友。那个人有着和他一样的北斗七星和一双沉静的蓝眼睛,举手投足间流露出贵公子一般的高雅气质,他沉着、神秘、风度翩翩,唯一的问题是:他从来不和Dipper说话。

  无论Dipper怎么大声喊叫、怒骂,那个蓝眼睛的少年永远都不会回应他,像是打开了某个特殊的开关,封闭了耳朵和嘴巴,过滤掉了Dipper说出的一切声音。

  明明Tyrone和其他人都是能够正常交流的,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

#剧情参考《双姝记》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异类即罪人。

#微量双dip注意

——

  爱是什么?这对你我来说可能都有些难以解释,一千个人一千个说法,谁也不知道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但在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这个故事中,爱非常好理解,因为这个故事里的爱是有实体的,可能是一条宠物狗,也有可能是一把剪刀。如果你细心一点,你会发现垃圾场里每天天都会有很多动物尸体或是物件的碎片——这一点是最好的,你可以随时把自己的爱抹杀。

  Will从数不清的人手中接过被破坏的爱,有时候他被要求修复它们,有时候被要求将其消灭干净,他大部分时候都会拒绝,不是因为他办不到,事实上,这些对他来说都是...

骑士那过高的道德观和正义感为他戴上了枷锁,他庄重立下的誓言不仅是骑士命运的伊始,更是为他毁灭而种下的祸根。

#暑假的末尾,苏谎和鹌赤两对同人cp愣是成了官方。

#苏谎愣是从宿敌变成了cp。

#加上饺远,三对内销。

#向内销势力低头。

#临近军训,只想放飞

#掺刀的糖注意。

# @没有名字。  @柏拉图式白围巾  @Attractive

——

00 黑手党pa

  婚礼是在午夜的广场上办的,因为职业过于特殊双方没有任何一个家人到场,也没有任何宾客,由新人的老板把穿着简单白裙子的新娘交给像是刚下班回来的新郎。
  两人交换了一对铜制的俄式环戒,向着月亮起誓,亲吻彼此。
  “……咱俩那时候婚礼真随便啊,这么简单就结了,你说是吧桔灯他爸?”...

#点文 @大家好我是叶不修的脸√

#恶魔苏和(专吸神奇动物体质的)人类瑾

#大家好,我要ooc了:—D

00

君瑾看着沙发上这只半人半羊的神奇生物,一时陷入了沉思。

算上上个月的那个外星烧酒,这是今年第几个了?bingo,第6个。

这家伙还一脸理直气壮地啃着她的薯片,一边让她让让别挡他电视。

君瑾在120和110之间犹豫了一下,决定坐下来跟这个不明生物一起看电视。

“诶诶,薯片分我点。”

01

【提问】求助!家里来了个恶魔蹭吃蹭喝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楼主】【匿名用户】:如题!他现在开始捯饬我的泡面了!!!

【大魔导师那谁】:woc!那能忍!上圣水!十字架!大蒜...

#苏谎好,苏谎妙。

#老板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苏谎/蓼瑾蓼/远饺,大学pa大概(和同居pa根本没区别嘛)

# @柏拉图式白围巾  想了想没脸圈总裁团三巨头和远饺小天使,那就圈老板好了www(不我是爱你的真的

#临近开学无心产粮,写写重车泉的诸位自我安慰一下。

01

宁远和饺子大概是202号寝室里唯二的正常人。

同寝室的两位,一个一天不洗澡睡不着觉,另一个大半夜不睡觉爬起来在下铺脸上画王八。

隔壁201的君瑾和蓼表示想和他们击个掌。

02

赤献打开寝室的门,看见隔壁的君瑾和蓼正在和自家室友们打牌。

“你们俩怎么跑这儿来了?”

“隔壁苏长策和谎雨……”

赤献...

#点文 @赤尾羽 

#怎么感觉越来越短了,有点乱,希望能表达清楚orz  


  西里斯抖了一下,从昏昏沉沉的梦里惊醒。

  摄魂怪破烂的衣角在他身后浮动着,胸中的孤独和痛苦翻滚不止,西里斯像一条缺水的鱼一般张开嘴唇大口翕呼,让冰凉的空气源源不断地灌入肺中。

  我的名字是西里斯布莱克,我没有杀詹姆和莉莉 波特,我没有背叛凤凰社,我是无罪的,我要杀死彼得佩迪鲁,我要为詹姆和莉莉 波特报仇。

  他在心中反复默念了几遍,勉强地笑了一声,跌入另一个梦里。...

1 / 4

撸串诗人赤水献

赤献。
博爱党,啥cp都可能写,
洁癖的朋友慎fo。
高一,产粮很慢。
GF木偶au成员。
attractive厨

© 撸串诗人赤水献 | Powered by LOFTER